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港招聘 >> 行业动态列表 >> 正文
 

超80人离职创近两年新高 “显微镜”下的地产变局

2015-3-5 11:45:00   来源:时代周报 阅读次数()
字号:T|T

2014年,房地产行业犹如暗夜行路,这一年,也被称为“高管离职年”,离职风波一波接一波。

  在越来越清晰的地产白银时代,最糟糕的,莫过于从黄金到白银时代巨大的势能落差。利润率的下降,随即而来的就是残酷的企业整合和人才架构的变化。2014年,房地产行业犹如暗夜行路,这一年,也被称为“高管离职年”,离职风波一波接一波。

  日前,有机构不完全统计显示,2014年至今,A股上市房企共有81名关键管理人员离职,较2013年全年增加超七成,涉及万科、龙湖、招商、碧桂园、佳兆业等大型房企,不乏肖莉、林少斌等耳熟能详的大佬名字。

  与往年人事变动“离职不离行”不同,2014年多位房企中高层人才被分流。他们选择告别房地产业的背后,也折射出行业发展环境的骤变。部分高管筹备自主创业或者进入新领域,而一些电商、互联网金融等创新领域平台更愿意为这批房企管理者提供新的职业发展空间。

  多名高管被传将“离职”

  岁末年初,世茂营销女将蔡雪梅再度站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2月12日晚间,世茂向外透露一项重大人事调整信息—蔡雪梅变身为分管世茂创新业务板块的副总裁,将不再兼任世茂集团营销公司总经理一职。接任其营销工作的,是世茂营销公司副总经理邵亮。

  但在好事者看来,这或是蔡雪梅的离职讯号,她将投奔旭辉的消息随即四处传开。同策房产研究总监张宏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像蔡雪梅等已进入公司最高层面的人,即使从公司离职也不会立刻公告,往往要经过半年左右的过渡期后才会正式公告,“说分管新业务也许只是一种策略”。

  世茂方面出面进行否认。“未来蔡将分管世茂在养老、青年公寓等类型的创新产品的开发和尝试,这也是为世茂未来的转型做好准备。此外,并购和嫁接优质资源也将由蔡负责。”世茂品牌部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遭遇“被离职”困扰的,还有万科老将毛大庆,每年都会被炒作好几次。最近一次的爆料称,毛大庆春节后将转投新东家鸿坤地产。传闻有鼻子有眼,称不论是毛大庆的性格,还是万科文化的边界尺度,都推动了毛大庆职业“拐点”的出现。

  此外,阳光城的陈凯和星浩资本的赵汉忠,这两位均被认为有“明升暗离”之嫌,被传出可能将离职的消息。

  1月7日晚,阳光城发布人事重磅公告,陈凯将辞去总裁一职,被擢升为联席董事长。负责福建区域的张海民从陈凯手中,接任了总裁一职。

  与陈凯有过接触的知情人士王强(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陈凯目前仍在阳光城,但未来一段时间是否会离职并不能确定。在业内人士看来,陈凯从具有实权的总裁被提升为虚名更重的联席董事长,某种程度上是为其离职铺路。

  王强称,陈凯在任期间使阳光城业绩和品牌知名度得到了极大提升,可谓阳光城的功臣。如果阳光城直接公布陈凯离职的消息,可能会对公司平稳运作产生一定的影响。“擢升为联席董事长,但实权另由他人接管,则可最大程度避免因人事变动而带来可能的震动。”

  据他推测,阳光城也许是陈凯职业经理人生涯中的最后一站。下一步,他可能会选择去自主创业做地产轻资产开发,开辟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与陈凯有着相似命运的,是星浩资本CEO赵汉忠。

  春节前,复星集团房地产板块出现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人事变动信息,其中赵汉忠因人事调整,被委任为复星地产控股联席总裁兼星浩资本董事长。而赵汉忠原先的位置,由原星浩资本执行总裁黄海滨接任。

  “赵汉忠升董事长明着看是职务上作出了新安排,但更有可能是明升暗离。”复星内部人士张亮(化名)透露,赵日常工作的实权,将逐步交到新总裁黄海滨手中。“对于一直习惯在第一线打拼的赵汉忠来说,是否真的愿意闲下来,恐怕很难说。如果不适应新的职位,后面会作出怎样的选择也就不难理解了。”

  超80人离职创近两年新高

  房企人跳槽年年有,今年尤其多。事实上,前述几位被风传离职的高管,只是房企职业经理人离职潮中的冰山一角。

  克而瑞提供给时代周报记者的一份针对108家重点房企人事变动数据显示,2014年,该108家房企内出现129次人事变动,远高于2013年的69次人事变化,其中辞任、辞职的高管人数为48人,涉及龙湖、招商、碧桂园等大型房企。

  而《证券日报》等媒体及相关机构的统计显示,2014年至今,A股上市房企共有81名关键管理人员离职,较2013年全年增加超七成。这其中不乏业界耳熟能详的名字:招商地产董事长林少斌辞职、碧桂园首席财务官伍绮琴请辞、碧桂园营销中心杨永潮离职、瑞安房地产行政总裁李进港辞任、新鸿基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离职、成都万科总经理刘军离职,银亿房地产副总裁章梦瑾、董秘李笛鸣离职,绿城执行董事郭佳峰离开绿城自立门户等。

  在2014年年末的不到20天内,佳兆业董事会主席郭英成、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谭礼宁、首席财务官张鸿光相继提出辞职,这为2014年房企高管离职潮增添悲剧色彩。

  随着房地产转型加快,不仅最顶层人物“顶不住了”,另谋出路的高管越来越多。

  “不只是高层,中层管理者今年的跳槽意愿也比往年要强烈。”某知名猎头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尽管房地产一直是离职率偏高的行业,但今年离职现象确实有所增加。据其所知,一些地产行业的某些高级管理人才,年前虽然没有决定去向,但跳槽意愿已定,春节后还会出现一个离职高峰。

  据了解,目前年销售业绩在300亿-500亿元的中等企业,更换高管的频率更高,这些企业为了提升业绩和拓展业务,要求高管能够冲到前面梯队“打仗”。还需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地产业离职高管主要分布在管营销、品牌、成本控制等领域。但梳理2014年以来的房地产离职人员名单发现,分管财务及投融资等关键业务的人数占比两成以上,更容易跨行业流动的财务高管们正在离开房地产行业。

  此外,与往年人事变动“离职不离行”不同,2014年多位房企中高层人才被分流。在外界看来,上实城开原董事局主席倪建达从房企进入钜派投资,大有丢西瓜捡芝麻的味道,但投资界人士认为,倪建达此举相当有远见,地产金融领域已切中了房地产未来的趋势。倪建达所加入的钜派投资,正是服务于地产金融领域的一家地产金融机构。

  别一位地产界人物肖莉所加盟的房多多,有着互联网与地产的双重基因。2014年11月,肖莉宣布离开30岁的万科,加盟了成立仅三年的互联网房地产服务平台新秀房多多,引发行业轰动。

  “新建商品房数量越来越少,存量房越来越多。盘活存量需要交易平台和线下服务。现在这一块的收入量并不引人关注。”某权威房产数据研究院总监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是称,但能在这一领域占据主导权和先机的企业,其前途和发展空间,要比房地产开发更大。

  “显微镜”下的地产变局

  人事大变局,折射出房地产行业转型和洗盘的加速。这个行业,正处在剧烈变动期,以往靠着买地、融资、卖房的传统房地产开发模式正在触顶。

  “销售压力加大、房企利润率下降,由此引发的企业转型、调整,对地产人发展空间受到进一步的挤压,使得房地产职业经理人不得不选择或主动或被动离开原有岗位,”某权威房产数据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去年大家都说房子不好卖,其实这才刚刚开了个头。楼市库存压力没有从根本上消失,未来几年开发商都将面对去库存的局面。

  “地产形势没有好转,但职业经理人的KPI考核指标却在年年上调。职业经理人虽然在咬牙坚持,但仍可能难以达到老板的期望值。市场、经理人、老板三方面难以达成统一的期望时,很容易形成房企的离职潮。”黄瑜说。

  目前已公布2014年业绩的40家上市房企中,有24家未完成年度任务,其中包括排在前十名的保利、中建、世茂地等多家企业。中小型房企更是惨淡,如当代置业的100亿元年度销售目标,实际只完成73.5亿元。从2015年开局来看,全年的市场难言乐观。

  有房企代表对时代周报记者私下感叹,行业内几乎一半的离职者,都是因为没有完成2014年业绩指标而主动或被动离职,对利润率的考核,已让整个行业压力重重。

  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从企业利润率的角度来判断,房地产早已告别高增长行业,房地产在2015年甚至有可能触及10%的红线。  

  事实上,房地产行业的毛利和净利,去年开始已出现大幅下降。“毛利率已经大幅下降到20%—30%,能超过30%的房企已经非常少。上市房企现在净利润水平高一点的,也只有13%左右的水平,低的只有9%左右。”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朗诗集团董事长田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行业的高峰期房企可获得的利润率较高,这使得开发商在追求利润、发展速度、负债率及企业规模和品牌美誉度之间,很容易同时达到其中几个以及多个目标。而利润率的下滑、行业竞争度的加剧,开发达成几个重要目标的难度越来越大。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